第18届CITES缔约方大会木材树种管制变化【木材圈】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5日 15:04:51 已收藏 收藏


第18届CITES缔约方大会木材树种管制变化

【木材圈】


  摘要

  2019年8月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第18届缔约方大会上,新增附录Ⅱ树种3属共19种,分别为姆兰杰南非柏、染料紫檀和洋椿属所有种(仅限新热带种群);并修订了附录Ⅱ管制的黄檀属、3种古夷苏木和大美木豆的注释。作者针对此次大会有关木材树种议题的分析,及近10年CITES公约附录木材树种名录变化与趋势的评述,为我国CITES木材树种履约策略提出建议。

  关键词:CITES;附录修订;濒危木材;国际贸易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简称CITES公约)于1973年3月在美国华盛顿缔结,1975年7月1日正式生效,目前有183个缔约方(包括欧盟)。CITES公约通过制定濒危物种名录、要求各缔约方实施许可证制度,控制这些物种及其产品的国际贸易、促进国家履约立法、推动打击非法贸易、对违约方实施制裁等措施,将保护野生动植物与控制其贸易有机地结合起来,以达到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的。

  我国于1981年正式加入CITES公约,并于1995年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原林业部)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国家濒管办),代表中国政府履行CITES公约,并依照《濒危野生动植物进出口管理条例》核发允许进出口证明书[1]。

  2019年8月,第18届CITES缔约方大会在瑞士日内瓦召开。此次大会主题涵盖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的贸易管制、立法、执法以及发展战略、行政与财政等领域,共讨论了由各缔约方提交的107项政策性议题和53项附录修订提案。其中涉及木材树种相关政策性议题8项,附录修订提案6项;通过了300余项决议决定。笔者依据此次缔约方大会的调整结果,对近10年CITES附录中木材树种的变化进行了汇总和分析,以期为规范我国木材进出口贸易、规避和化解风险、提升我国CITES履约能力,提供参考。

  1。第18届CITES大会木材相关议题分析

  此届缔约方大会共提交了7项有关木材树种的附录修订提案,其中1项在会前被提议方撤回,进入大会讨论的有6项。附录修订提案中,涉及姆兰杰南非柏(Widdringtonia whytei)、黄檀属(Dalbergia spp.)、古夷苏木属(Guibourtia spp.)、大美木豆(Pericopsis elata)、染料紫檀(Pterocarpus tinctorius)、洋椿属(Cedrela spp.)等木材树种(表1)。

  1.1将姆兰杰南非柏列入附录Ⅱ的提案

  姆兰杰南非柏,隶柏科(Cupressaceae),是马拉维的国树,主要生长于马拉维东南部的姆兰杰山(Mulanje)高海拔地域。因当地过度采伐、人为火灾、外来物种入侵、蚜虫侵袭和再生率低等因素,被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The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列为“极度濒危”等级。因此,马拉维提议将该树种列入CITES附录Ⅱ。

  尽管导致该树种濒危的主要因素并非是木材贸易,但基于物种保护的目的,缔约方大会通过了这一项提案,且没有附加注释。

  1.2将印度黄檀从附录Ⅱ删除的提案

  印度黄檀,隶豆科(Fabaceae),主要分布于阿富汗、孟加拉国、不丹、印度、伊朗、伊拉克、缅甸、尼泊尔、巴基斯坦、菲律宾、南非等国家,在非洲也有较广泛引进,通常作为家具、工艺品、药物等用途。

  印度黄檀野生种群在印度分布较广,由于其快速生长的特性和综合的经济利用价值,人工林培育也已广泛开展。非致危性判定(NDF)调查结果表明,目前采伐利用的印度黄檀木材普遍来源于人工林资源。因此,孟加拉国、不丹、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家提议,将印度黄檀从附录Ⅱ中删除。

  该项提案在缔约方大会讨论过程中存在较大争议,随后进行了投票表决,最终结果是未获通过,印度黄檀仍保留在附录Ⅱ中,主要原因是基于物种相似性原则。由于黄檀属内包含树种304种[2],而现有的鉴定技术难以准确鉴定到“种”水平。如将印度黄檀从附录Ⅱ中删除,将可能会给管理和执法带来困难。

  1.3修改黄檀属和CITES管制3种古夷苏木注释的提案

  第17届CITES大会中,黄檀属(隶豆科)所有种(巴西黑黄檀除外)和3种古夷苏木(德米古夷苏木、特氏古夷苏木和佩莱古夷苏木)均被列入了附录Ⅱ,同时采用注释#15进行管理。

  因各缔约方对该项注释的理解存在较大争议,同时对“非商业性出口”这一概念的判定也存在较大难度,因此,加拿大和欧盟共同提议修订该项注释。经大会讨论后,注释#15按以下确定:

  #15所有部分和衍生物,但下列者除外:a)叶、花、花粉、果实和种子;b)含受管制的木材每次装运量不超过10千克的制成品;c)乐器成品、乐器零件成品和乐器配件成品;d)交趾黄檀的部分和衍生物受注释#4约束;f)源于并出口自墨西哥的黄檀属所有种的部分和衍生物受注释#6约束。

  为了使新修订的注释#15顺利实施,对注释增加了“装运量”和“每批装运量10千克”的解释。

  1)装运量:依据单一提单或航空运单运输的货物量,而非依据集装箱、包裹的数量或件数。

  2)每批装运量10千克:是指该批货物的每件物品中,所包含的有关树种的木材质量不超过10千克。即10千克质量的限额,是依据每件物品中所含黄檀属/古夷苏木属的木材质量进行评估,而非依据货物装运总重量。

  与第17届缔约方大会通过的CITES附录原注释#15相比,此届大会去掉了“非商业性出口”的概念,同时针对乐器进行了特别豁免;与加拿大和欧盟的最初提案相比,最终通过的注释#15放宽了所含濒危木材的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减小了对小型木制品,特别是木质工艺品的贸易限制,从而在尽可能减少对相关木材树种野生资源影响的前提下,提高原产国居民的生计保障。

  该提案最终获得通过。

  1.4修改大美木豆注释的提案

  大美木豆,隶豆科,主要分布于加蓬、刚果、喀麦隆等西非和中非国家,在1992年第8届缔约方大会上,被列入CITES附录Ⅱ,并用注释#5“原木、锯材和饰面用单板”进行管理。

  近年来,在木材贸易中发现,大美木豆锯材经过简单加工,制成的粗加工木制品可能规避CITES公约的管制。为防止在执法实施过程中存在的漏洞和风险,科特迪瓦和欧盟共同提议,在大美木豆对应的原注释#5中,增加了“胶合板和成型木(transformed wood)”。其中“成型木”指沿任何侧边、端部或表面连续成型(含舌型、沟槽型、V型、珠状或其他类似形状),无论是否经过刨光、砂光或端接的木材(包括未组装的镶木地板用的木条和装饰条),对应的海关编码为HS 44.09。

  该项提案获得会议一致通过。

  1.5将染料紫檀列入附录Ⅱ的提案

  染料紫檀,隶豆科,主要分布于安哥拉、刚果(金)、布隆迪、坦桑尼亚、马拉维、莫桑比克、赞比亚等非洲东部和南部国家。染料紫檀木材与已被列入CITES附录Ⅱ的檀香紫檀(Pterocarpus santalinus)的解剖构造特征非常相似,在木材贸易中,经常被作为易混品,冒充檀香紫檀。受市场利益驱使,染料紫檀木材资源在过去的10年遭受了过度采伐。因此,马拉维提议将染料紫檀列入附录Ⅱ,并增加注释#6进行管理。

  该项提案获得会议一致通过。

  1.6提议将洋椿属所有种列入附录Ⅱ的提案

  洋椿属,隶楝科(Meliaceae),共17种[3]。由于该属木材的巨大经济价值,过度采伐致使其种群减少,物种多样性遭到严重威胁。

  在之前的CITES附录Ⅲ中,有3种洋椿属列入:香洋椿(Cedrela odorata)(巴西、玻利维亚以及哥伦比亚、危地马拉和秘鲁国家种群)、阿根廷洋椿(C.lilloi)(玻利维亚、巴西)和劈裂洋椿(C.fissilis)(玻利维亚、巴西)。其中香洋椿是拉丁美洲地区经济价值最高、研究最充分的树种之一。由于木材鉴定技术局限,导致洋椿属内各种木材较难以区分,给林业监管带来了困难和挑战。因此,厄瓜多尔提议,将洋椿属的所有种均列入CITES附录Ⅱ。

  本次缔约方大会通过了该项提案,将分布在从墨西哥至阿根廷的美洲热带地区范围的洋椿属所有种(仅限新热带种群)列入附录Ⅱ,同时增加了注释#6进行约束。

  2。近10年CITES公约附录木材树种名录变化与趋势

  2010年之前,列入CITES附录的木材树种数量一直较少,国际社会对木材的关注度较低。但自2010年第15届大会以来,列入附录的木材树种数量呈倍数增加,从112种迅速增加至504种(表2)。增加的树种主要为:黄檀属、柿属(Diospyros spp.)和古夷苏木属等热带树种。

  表2第15—18届CITES缔约方大会的木材树种管制情况

  根据近10年CITES缔约方大会发展趋势,CITES正不断加快将其管制范围向各种木材特别是热带木材树种的延伸。这表明随着全球环境与气候变化的加剧,以及人类社会环保意识的增强,热带木材树种保护与可持续利用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持续高度关注。

  在第18届缔约方大会召开前,列入CITES附录Ⅰ的树种计7属共7种,分别为危地马拉冷杉(Abies guatemalensis)、弯叶罗汉松(Podocarpus parlatorei)、智利南洋杉(Araucaria araucana)、智利柏(Fitzroya cupressoides)、皮尔格柏(Pilgerodendron uviferum)、巴西黑黄檀(Dalbergia nigra)和巴尔米木(Balmea stormiae);列入CITES附录Ⅱ的树种计19属487种,主要包括黄檀属、柿属、沉香属(Aquilaria spp.)、拟沉香属(Gyrinops spp.)、棱柱木属(Gonystylus spp.)等;列入CITES附录Ⅲ的树种计6属10种。

  最新附录Ⅱ新增树种3属共19种,分别为:南非柏属姆兰杰南非柏、紫檀属染料紫檀和洋椿属所有种(共17种,仅限新热带种群,其中3种由附录Ⅲ升列附录Ⅱ,14种直接列入附录Ⅱ);同时,针对CITES附录Ⅱ管制的黄檀属、3种古夷苏木和大美木豆,进行了注释修订。

  截止目前,CITES管制的木材树种计520种,其中附录Ⅰ计7属共7种,附录Ⅱ计21属506种,附录Ⅲ计5属7种。从本次大会木材树种提案可以看出,木材树种列入速度放缓,但更重视通过修改相关物种对应的注释等方式,对木材贸易进行更科学、更有效的管理,监管措施更趋于精细化。

  3。我国CITES管制木材树种的进出口管理

  自加入CITES公约以来,我国在野生动植物进出口管理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取得了较大的成就,彰显出中国积极履行CITES公约的大国担当,极大提升了我国的国际形象,同时也保证了我国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顺利开展。

  为规范濒危野生动植物进出口管理,我国于2006年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野生动植物进出口管理条例》,并且我国政府采取了比CITES公约更为严格的管理制度。对进口CITES附录所列树木物种,除了按照CITES公约的要求取得出口国管理机构核发的CITES出口许可证之外,还要事先向中国CITES管理机构申办并取得CITES允许进口证明书,中国海关凭CITES允许进口证明书查验放行。在提出申请之前,须首先取得国务院野生动植物主管部门准予进出口的行政许可决定。

  另外,申请核发CITES允许进口证明书时,还应当提交出口国管理机构核发的CITES出口许可证、允许进出口证明书申请表、合同及运单等文件。在核发允许进口证明书之前,国家濒管办会对秘书处要求确认的或存疑的证书进行核查,以确认其真实性和有效性。同时,国家濒管办明确要求,各出口国海关对该国核发的CITES出口许可证进行签注。

  4。建议与思考

  随着全球森林资源贸易量剧增,木材树种已成为CITES公约关注的焦点。而我国作为全球主要的木材进口国及木制品加工与消费国之一,面临的履约压力与挑战与日俱增。为进一步提升我国履行CITES公约能力,笔者提出建议如下:

  1)进一步加强濒危木材的进口管理和履约执法。

  我国一直认真遵守公约规定,积极履行公约义务,而且采取了比CITES公约更为严格的国内管理措施。今后在继续加强进口环节监管的同时,在核发允许进口证明书之前,除了对出口国签发的出口许可证进行确认外,还应对木材的来源进行严格的审查,确保进口的木材是合法获得的。同时,加强管理机构、执法机构和科学机构间互相协调,形成工作合力,严厉打击濒危木材走私等非法贸易活动,进一步提升我国积极履约的国际形象。

  2)积极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

  我国应加强与木材原产国的交流与合作,通过提供资金、技术,帮助原产国提升管理水平和执法打击能力建设,从源头上遏制木材非法采伐及相关贸易的发生,建立原产国、中转国和消费国协同一致的监管体系,对非法走私活动开展全链条打击。

  同时,还应在木材鉴定技术和标准样本交换共享等方面,开展国际交流合作,不断提升濒危木材及其相似木材的鉴定水平,为进一步提升CITES履约能力,提供技术支撑。

  3)广泛开展宣传教育。

  通过举办培训班、研讨会或在电视、网络等媒体平台,广泛宣传CITES公约规定和我国对濒危木材树种进口贸易的管理政策,加强公众对濒危珍贵树种资源的保护意识,引导企业遵纪守法的开展经营活动。

  作者:焦立超何拓等,文章来源:木材工业


来源:木材工业

木材圈——网上木材市场!anywood.com

木材 木业 红木 原木 人造板 地板 板材 家具 木工 等资讯、供求、人脉,全在木材圈

木材价格 木材批发 木材交易  木材行情  木材市场

文章关键词:  CITES 第18届CITES木材管制树种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