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中缅木材贸易关系

2013年6月:越南红木出口提税200%;2014年7月:赞比亚把木材禁令文件提交议会审议,议员们百分百同意通过禁止木材砍伐;2015年4月:乌克兰通过了《关于木材销售和出口活动实行国家调控修正案》,规定10年内暂停为加工木材和锯材出口;2015年9月尼日利亚停止刺猬紫檀原木的进港发运;2016年4月中旬,加蓬政府则制定新规定,限制私营企业出口风干锯材;现在缅甸已停止全国所有木材企业的木材砍伐与加工(木材种植园的木材加工则不包括在内)。


  从木材价格疯涨,到木材商盲目囤货,再到市场的供大于求,造成最后的去库存、清市场、重新洗牌的窘态困境,这一路走来木材市场确实遇到发展难题。然而,这正是市场发展的规律所在,木材市场和人一样,也会生病。客观上来看,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起,木材行业也开始逐渐进入了调整期。而实际上每一个市场都会经历高潮和低谷,距离光明来临也就不远啦。

  中国自2010年以来,成为世界木材消耗第一大国,由于木材的可替代性与可再生性,木材终端用户完全没必要担忧木材的使用问题。自明清时代以来,中国人民骨子里的“红木文化情结”这才是根深蒂固的中国情怀。对于目前红木市场行情来说,由于非洲及东南亚国家红木禁伐与禁止出口,国内从供应商至终端用户普遍担忧红木价格上涨,发展到最后有可能买不起红木。其实,我们不该如此担忧,因为我们还有我们最好的木材合作伙伴——缅甸。

中缅

【木材圈】

  缅甸花梨木一直是红木爱好者的首选,中缅木材贸易一直是中国中端红木进口的主要来源之一。维护好中缅木材贸易关系是中国木材进口比不可少的环节。纵观中缅边境贸易的发展历程,双边木材贸易绝大多数属于企业间的合作,还未上升至国家或者地区政府间的合作层次,贸易大多停留在中国企业简单的从缅甸进口原木至国内加工的单项贸易模式。进口企业大多受缅甸国内政治。政策的影响较大,风险大,成本也高。因此,对于中国而言,应加强与缅甸林业的全方位、深层次的合作,探索集采伐、培育、加工为一体的合作方式。充分利用地理地形的优势,把握与缅甸边境长期建立的木材贸易关系,可以考虑将云南边境的初级加工厂转移到缅甸边境,打造云南木材产业的缅甸初级加工基地,同事强化云南缅甸木材制品的研发生产能力,在云南边境形成集约化经验的高新技术产业基地。

缅甸

【木材圈】

  面对国际绿色贸易壁垒不断增强的趋势,双边木材贸易合法化,加快中国木材合法性的认定工作,才能使得中缅木材贸易健康、持续、有效发展。
快捷木材市场木材价格
已关注 关注
普通会员积分: 352